本地乡村的井台边上,原本大多有扁状、圆形的厚重石头凿成的洗衣池,乡人称“石脚桶”。家用的“脚桶”是木头做的,直径最多也不及1米,放在院子的角落洗衣服。可能早先也用来洗脚,所以叫脚桶。

  井台上的石脚桶,插秧、下海后回来的农人可以方便地站上去洗脚,说它是脚桶名副其实。不过,石脚桶大多是用来洗衣服洗被褥,当然,也用来洗番薯、萝卜等。

  石脚桶直径大概1米2、3,形状如大木盆,底部的边上凿有一个出水孔,用木头或者废布做为塞子,大多数还雕有斜面的搓衣板,非常实用。有的不设搓衣板,这样装东西的体积就大得多,但是洗衣服就不太方便,需要另外加上横的石板或者洗衣板。

  大多数石脚桶还保留着一个突出的“耳”,这是用来放置东西比如脸盆的地方。

坂美65号石脚桶(2011)

东宅76号石脚桶(2014)

枋湖237号石脚桶(2011)

泥金有泰别墅石脚桶(2014)

枋湖井边的石脚桶(2014)

梧桐井边的石脚桶(2013)

西潘墙脚的石脚桶(2011)

祥店巷子里的石脚桶(江清良 提供)

打造这样一个石脚桶,少说也要费上石匠6、7天的辛苦,连同在山上寻找合适的石头,开采出石头胚,再进行加工,那就更加不容易。

脚桶下总要用石片或者砖头垫,使它具有一定斜度,方便放水,因而底下会有几厘米的缝隙,缝隙中常常是蟾蜍、青蛙躲藏的地方,到了晚上,它们的叫声混着边上和野地里的蟋蟀、蛙鸣,组成乡村夜晚的“合唱”。

坂上石脚桶(2010)

殿前番仔楼石脚桶(2014)

高林93号石脚桶(2011)

枋湖179号石脚桶(2011)

枋湖357号石脚桶(2016)

枋湖390号石脚桶(2016)

田里46号石脚桶(2011)

田里129号石脚桶(2011)

田里井边的石脚桶(2016)

围里378号石脚桶(2012)

梧桐井边的石脚桶(2012)

西头社的石脚桶(2012)

霞边社的石脚桶(2010)

昭塘60号石脚桶(2012)

院子里的木脚桶是自家私用的,村子井台旁的石脚桶却是大家公用。石脚桶有的是家族购置,有的是乡绅行善事、积功德,为全村人所置用。

石脚桶几乎不会破损,有的村子因匪盗或者瘟疫而“倒社”,笨重的石脚桶却留下来了,临近的村社把它当宝贝,从几里地外扛回村子里给大家使用。

田中央社的石脚桶从海边的郑厝移来(2008)

县后陈简的“4块大厝”,巷子中凿有深井,有这口井,巷子就叫“井巷”。此井得以县后山下来的泉水,井水清冽甘甜,除了供整个家族使用还供半个村子的人食用。时至今日,虽然用上了自来水,许多人家还会到这里洗涤。井旁有双圆联璧石脚桶,方便洗刷。这是本地最大最精致的石脚桶。这个石脚桶是房子的主人特地从外地采回来的,它不像本地常见的花岗岩,石头的质地较细较软,乡人常在它的壁上磨刀,时间一久竟也磨出凹陷。

县后“4块大厝”的双联石脚桶是本地最大最精致的石脚桶。

透过石脚桶,我们可以看到先辈们取之自然利用自然的生活智慧,公益利群共有共享的乡村伦理。

然而,在乡村拆迁的过程中,石脚桶和石磨、石臼、石轱辘一道,被当着是不起眼的旧物,随意丢弃。等到有一天,想起要唤起乡愁,留住记忆,它们已经没了。

人们啊,总是这样,什么时候才会“且行且珍惜”!

乌石浦祖厝边上的石臼(2012)

西林社的石臼(2012)

仑后社的石臼(2014)

高林278号边上的石臼(2018)

高林131号的石磨盘(2017)

仑后祖厝边上的石轱辘(2018)

泥金105号的石轱辘(2014)

坂上105号的石轱辘(2024)

忠仑社的元宝石(2011)

经黄国富老师授权。

本图文内容转载于其关注号:老禾山原住民,版权归其所有。

相关信息

老禾山照片的故事之21 禾山养老院

民国五年(1916),思明县将育婴堂、恤无告堂,义仓、义廒合并,改名为同善堂,办理社会慈善救济,号称“慈幼则有育婴堂,救荒则有义仓,贫病则有救济所及同善医院,恤死则有施棺、义廒、义冢”。

老禾山照片的故事之19 禾山前头社的中共厦门工委地下联络站

1946年4月,中共厦门工委成立,在全市开展卓有成效的地下斗争。厦门工委的郑秀宝、梁明富经常深入禾山农村,开展地下工作,发展地下党员,培养地下群众。为了适应地下斗争的需要,在市区和农村建立了不少革命交通站、联络站、联络点。其中禾山有高崎、寨上交通站,还有埭头陈启浩家、钟宅钟国宾家、前头社林水枞家。

湖里掌故之 183 渡槽

厦门岛曾经极度缺水。1955年10月建成的高集海堤使得引水入岛成为现实。1958年,坂头水库的水通过海堤进入厦门岛,水渠从高崎到安兜,在安兜设提水站将水头提升,利用自然高差沿安兜—枋湖—薛岭—后埔—吕厝方向,流到设在莲坂的自来水公司蓄水池。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体验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

发表
评论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