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叻报》1887年08月19日

○厦门茶信

厦门自午节后,茶市停滞,淡水茶叶虽源源而来,无如各行茶师每早泡茶看样,而茶价则竟不能起涨。本地安溪茶售价亦不能旺,恐本年茶商又不免有亏折之虞也。


○难兄难弟

纨绔子某乙逸其姓氏,居禾郡之南乡,性绝騃而酷好狎邪。游邦上,为烟花渊蔽,乙年必三四至,輙磬其腰缠而后返,或不足则称贷以益之。月前,在杨悦一妓海誓山盟,愿偕老,因与鸨谋,俾脱籍焉。鸨谓:“吾家钱树子,非千金不可。”乙不得已允之。亟归措资,如数付给,满拟辟金屋而待玉入矣。不意付金之次日,忽有一男子一老妇首先入院,自言为该妓之姑若夫也,后随多人则为差保及邻里也。妓瞥见,作惊避状,男子即扭妓而痛柣之,谓:“贱婢,背夫私遁,尔父兄逼索人,口控府控县,累杀丈夫,今始寻得,且系汝到官,再究拐匪言。”次或推或挽,拥妓出门,登舆而去。乙呆若木鸡不知所措,鸨曰:“老身适间几吓破胆,虽然此事老身累公子矣,公子且回寓所,付金虽已用散,明当凑齐奉璧。”乙不得已,怅然归寓所,明日贴之门下,键虚无人矣。遍询邻居,以不知对,欲专勾留,又恐罹祸,丧气而归。而不知乙之兄甲,固有开其先者。甲较黠,数年前,在沪遇某妓,色艺俱佳,殷勤备至。甲流连忘反,已耗多金,而妓又舌妙生莲,历述平康之苦,亟请拯援,愿居滕列,遂为之代偿身价。置簪珥、市衣饰,正待买棹同归,不谓妓早与武弁宁人某丙有约偕行欢场中,语不过借甲为浴身地耳。一日,妓早起理妆毕,谓:“姊妹行多年聚首,今将长别,拟往辞行。”甲颔之,迨脕未回,遍觅不得,启视箱箧,则细软物无一存者。访知,是日丙舣舟浦畔,妓出门径赴舟次,如范蠡巫臣故事矣。愤甚,与鸨理论,鸨讥嘲并作谓:“君七尺丈夫,不能保全一弱女子,而向老身饶舌耶?”时幸甲之同乡其观察在沪,声势正盛,因借其力向鸨索还身价。难兄难弟,其甲乙二人之谓欤。


点评:自从明末西方人山寨了中国瓷器后,中国对西方贸易的天平便开始发生扭转,进入清代后,福建人为了找回海洋贸易的主动性,又开发了新的出口商品“茶”,短暂性地恢复了对外贸易的荣光。据说,英文tea即源自厦门话的“茶”,可见,茶对于厦门港的重要性之大。然而,当台湾茶崛起,印度茶种植成功,厦门茶似乎又陷入了瓷器曾遇到的困境,诚如叻报所说,不过是波动的行情之一罢了。


另,禾郡应指嘉兴,但又不甚确定,略有指向嘉禾,姑且摘录之。


本文内容由:蔡少谦  提供

相关信息

老禾山照片的故事之14 风动石

塘边社西南介于石头皮山和牛公岭之间有个小山包,叫风动山,海拔高程56.5米。山上有风动石。风动山如今位于兴隆路和宜宾路交界处的华景花园小区内,山包上的风动石还相当完好。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体验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

发表
评论
返回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