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叻报》1887年08月19日

本坡所设之义冢,□□善诸君子行方便之举、存恻隐之心,悯贫民之客死叻中,无力买地,不忍其尸骸之暴露,有游魂无寄之嗟,故倡义醵金以营葬地。其贫病而死,赖以为窀穸之安者,更仆难穷阴徳之贻留,诸善士已种无疆之福。

夫远适异国,已极人生悲惨之端。父母之晨昏,弟昆之友爱,天涯隔绝,悬想维劳,而妻子之待哺,有难言之苦。所望鸿毛,遇顺遂厥谋生,则藉手有资,故不惮风尘跋涉,即使丝鞭帽影,岁月淹迟,而机会甚多。不患荣归无日,而异时之聚首可以补往日之睽违,自顾腰缠转觉壮游不早,所谓不甘雌伏定作雄飞也。不料壮志未酬,而他邦沦落,忧愁交迫,百病丛生,客路之风尘最足损人寿,□境地既苦,则调摄弥难,朝露之稀容易溘尽。生前既无所积,身后目倍萧条,羞涩阮囊,丧事措办纵有二三亲友,不忍其沟壑为填然,而世态炎凉归我殡之风,迄今难得,其营殓之费已为之竭忠尽欢,巨有余资,复为之营葬,则孤坟三尺何自而来,将令遗骸饱鹰鹯之肠、践牛羊之足耶?

在生之日,已慨夫旅况难堪,既死,以还复使葬身无地,无论仁人君子见而生怜,即使残忍之夫亦不忍闻此惨报。故叻中善士深为此忧,倡义集资成厥善举。无力营葬之辈,咸不至于旅榇无归,虽一尺孤坟,密如鳞次,白杨萧索,荒草迷离;同足孤魂,异乡馁鬼,夜台相对,无□凄凉,然而入土为安,附棺有土,则游魂虽苦或不至恫怨之弥深,则不幸之中仍觉有幸。此义冢之大有造于贫民者,其功徳原非浅鲜也。

其在巨姓之族,旅于叻者实繁,有徒则联其同宗,择其富而仗义者,为之董事,买一义地以葬其族中之人。此由于轸念亲情,敦乎宗谊,既免他族逼处,又不至于如麟砌葬,难认残碑,而地下孤魂复免见陵于外鬼,具周详匝虑,较人所共葬之地又更胜一筹。而当百六天时节,逢淘井东风寒食,馁而之求食堪怜,则各恤其宗,各尽其道,各祭其同姓之鬼,各笃其亲族之情,而白蝶灰飞,共焚冥镪,牺牲酒醴,维敬维处,固不仅麦饭一盂,荒郊痛洒已也。桑梓之情,宗谱之谊,凡旅叻中客,莫不如斯此出于天性使然,无论何籍何姓未有或异者,仁者行政不外人情,生者为宇下之民,死者亦宇下之鬼,故每年扫墓烧衣之举,虽极热闹而西宪不之禁焉。

现闻督宪议置坟地一区,由国帑买就,其有营葬者则分给于人,按地纳金,给与牌照,此议虽善而其中不无难处焉,何也?盖具沽地给照之责,虽有专司,而愚民无知,已概漫□觅处,或慑于势,或拙于言,其维难在所不免,且纳金买城虽所费无多,而穷苦之民有殓具几不能完者,况有余钱购地耶?究不如仍葬于本族所置之义地之为愈也。至于园葬一事,乃人子尽其事,亡如事存之孝,卜此佳城,不忍以亲之遗骸漫为营葬,较古人庐墓之义愈形其纯孝之心。

乃西人谓其建于道傍殊形不雅,此则宜于深幽之处始卜牛眠。《葬经》有云,建墓之地勿使他日变为道路者。斯说也,当为园葬之家告之,至西人谓,既葬,则尸腐其秽水必浸淫而出,诚为可忧不知能为。园葬之人必非贫□,当其营葬之际,棺之外则预粘以棉纸,而后以漆涂之,棺之内则以桐油之灰糊其缝,罅复于棺内密检灯草厚垫其尸,而于盖棺之时又实必□楮其棺,复用坚木其钉键之处,维固维坚,迨落棺以还,更于周遭用灰春实,则虽有秽水各物,即足以渗之,讵能浸流于外?况棺殓之后,必停厝若干日,然后入于土中,倘其水可外流则气味更能由缝而四达,何舁棺者未闻有感厥尸气者耶?故恐秽水外流,断其必无之事理势所在,可推测而知不能必过为揣度也。园葬无碍,固有断断然者,若谓义地之冢路傍垒垒殊于观瞻有失,不知东陵泰山亭之冢,乃葬于在昔,当其建冢之日,该处不过荒烟蔓□满目荒邱,营葬之人犹嫌其路远,讵料今昔迥异,附近竟有民居者哉。”


点评:唐人下南洋,多半是希望能够衣锦还乡的,但面对天灾人祸,十去九丧的种种悲剧,他们也开始尝试着落地生根,以慰藉亡人虽不能还乡,但至少有一杯土可以安息。于是,到了清中后期,南洋各商埠开始营建华人义冢。有的是以姓氏为纽带建立的同姓公冢,有的是按方言籍贯建立的同乡义冢,也有跨省跨方言的华人公冢。这些公冢,一方面为唐人提供墓葬的公益服务,另一方面也成为处理唐人事务的机构,使各纽带唐人在当地的生产、生存得到更好的保障。

本文内容由:蔡少谦  提供


相关信息

老禾山照片的故事之14 风动石

塘边社西南介于石头皮山和牛公岭之间有个小山包,叫风动山,海拔高程56.5米。山上有风动石。风动山如今位于兴隆路和宜宾路交界处的华景花园小区内,山包上的风动石还相当完好。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体验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

发表
评论
返回
顶部